杨恒均究竟是什么呢
2015-04-12 13:47:03
  • 0
  • 3
  • 12

 

 

杨恒均究竟是什么呢

读了一篇好文章。文章分析透彻,一针见血,把贺卫方袁腾飞等一批伪君子的丑陋,充分地展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尔等可要“坚持正义”,切莫做英雄气短的缩头乌龟。

附文,推荐给诸网友。俗话说得好,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还请诸网友以及杨恒均本人,自行判断杨恒均是狼呢还是猪呢?

 

附:

 反毛英雄气短,“公知”黔驴技穷——旁观毕福剑事件

  黎阳 2015.4.10  (华岳论坛)

 

   >>>相关专题:【毕福剑视频事件的背后

 

  毕福剑辱骂毛泽东是不折不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伤不着毛泽东一根汗毛,却把自己砸了个稀烂——几十年来中国的反毛英雄还少吗?为反毛而付出的努力还小吗?造谣、污蔑、诽谤、中伤、封锁、歪曲……什么见不得人的缺德阴着损着没用上过?结果呢?使中国老百姓仇恨毛泽东了吗?使中国老百姓忘掉了毛泽东吗?制止信仰毛泽东、热爱毛泽东的中国老百姓越来越多的趋势了吗?当年蒋委员长”“剿共,越剿共产党越多;如今公知反毛,越反毛左越盛。一前一后的两代反毛英雄实在是难兄难弟,殊途同归。如果说如今反毛阵营中公开添了个毕福剑就能扭转乾坤,就能改变反毛大业竹篮打水一场空蚍蚨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的命运,恐怕连最牛的反毛公知也不敢吹这个牛——中国反毛的英雄好汉多了去了,多他毕福剑一个不多,少他毕福剑一个不少,有他没他无足轻重。毕福剑辱骂毛泽东,伤着的不是毛泽东,而是他自己——辱毛事件而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的是谁?毛泽东,还是毕福剑?

  按公知们的说法,反毛很正义,很英雄。可惜毕福剑事件让人们看到这些反毛英雄们如今实在有点英雄气短”——当年三百年殖民地颜色革命杀左族毛把毛左都送去炼肥皂之类壮志凌云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不见了,见到的是告密文化丢饭碗之类忧心忡忡,是争先恐后为毕福剑辩护,惟恐毕福剑(还有自己)丢了毛泽东缔造的共产党给的铁饭碗”——既然正义英雄,那就该坚持正义汉贼不两立君子不饮盗泉之水志士不食嗟来之食不食周粟,坚决与这邪恶体制划清界限,一刀两断,势不两立才对。然而几乎所有的反毛英雄公知们在这点上却惊人地一致:一定要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砸着共产党的锅还要继续吃共产党的饭,死乞百赖一定要留在自己切齿痛骂的邪恶体制之中(仔细数数,有几个反毛反共的公知体制外?)如此气短的英雄,如此下三烂的正义,让人怎么瞧得起?

  大概正是因为反毛公知英雄气短,所以他们为毕福剑辩护也乱了方寸,不但逻辑混乱、自打嘴巴,而且简直帮起倒忙来了:

  1.“告密

  告密都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把某人的言论录像放上网公布于众算哪门子告密”?如果硬说这是告密,那么把国家军事机密放上网、狗仔队偷拍名人隐私放上网又算什么?“公知们为什么从来不义愤填膺大张旗鼓谴责这些告密”?声嘶力竭骂了半天,对告密揭露公布的逻辑含义都没弄清,哭了半天还不知道谁死了。

  2.“不过是私下饭局的玩笑朋友私聚,戏谑调侃,说几句不恭敬的话,何罪之有?”

  这种说法本身就承认私下怎么说是一回事,公开怎么说是另外一回事。换句话说,在公知心目中,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明一套暗一套口是心非当众撒谎是应该的,很正常。照此逻辑最可恶的不是撒谎,而是揭露谎话的人,难怪人大张鸣勃然大怒:即使毕福剑的表演有问题,惩罚他,也是鼓励一种卑劣的行为。

  不过这样一来张鸣就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他说过:作为一个50后,我的生活目的很简单,年轻时在谎言中度过,后半辈子不想这样了,也不想现在的年轻人过我们当年的日子。”——你那么仇恨谎言,怎么碰到毕福剑撒谎就不恨了?怎么就反咬一口宣布揭露谎言是一种卑劣的行为?“公知们不是整天以揭露真相为己任吗?不是到处挖底三尺找毛泽东的真相?怎么碰上毕福剑的真相就不干了?这不是自打嘴巴又是什么?

  3.“泄露个人隐私

  记得所谓毛泽东私人医生胡说八道污蔑毛泽东时,公知们从来不说那是泄露个人隐私。如今碰到毕福剑事件了,公知们突然想起泄露个人隐私——是不是太晚了?太不要脸了?太自相矛盾了?

  4.毕福剑事件是私人聚会私人交往私人事件

  任何外交人员参加的任何外事活动都决不会是私人活动,都必然向本国政府如实汇报——哪个国家肯让自己的外交人员花着公款干私事?既然如此,那对出席毕福剑酒宴的外国外交人员来说,这场酒宴就不是私人聚会、私人交往,而是公事。既然如此,那对毕福剑来说,这场酒宴就同样不可能是私人聚会,不但是公开活动,而且是涉外活动。

  如果硬把毕福剑事件说成私人聚会私人交往私人事件,那可就热闹了:毕福剑身为要害部门要害岗位的负责人,跟外国使馆外国人建立起了私人关系,参与了私人聚会,发生了不能公开、必须保密、不得告密的活动……这算什么性质的问题?是该归党纪管还是归国法管?要不要把国家安全委员会扯进来?

  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拼命用私人聚会私人交往个人自由为毕福剑辩护的人是不是比猪一样的队友更蠢?

  公知们为毕福剑开脱虽然不遗余力,但手法实在拙劣,给人的感觉是反毛英雄气短,公知黔驴技穷。

 

 

 

 

 

 

 

 

读了一篇好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